眀仕亚洲娱乐官网 > 我只喜欢你 > 30.第30章

30.第30章

        林琛带6心榆吃了宵夜,原本还想跟她多待会儿,  但因为时间不早了,  且见她面上已经有了倦意,便早早送她回家去了。

        但6心榆上楼以后他也没急着走,  身体靠在车门边,  从裤兜里摸了烟盒出来,抽出一根烟来,咬在嘴里,  点了一只。

        青白烟雾缭绕,他微抬着头,眼睛盯着楼上那扇熟悉的窗户。

        6心榆回到房间,将灯打开,  习惯性地走到窗户旁,拉开窗帘,往下望了一眼。

        一拉开窗帘,林琛果然还没有走。

        6心榆朝他挥挥手,  林琛嘴角一弯,眼里笑意深深地望着那抹小小的身影。

        楼层太高,  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但6心榆就是知道,林琛肯定冲她笑了。

        她看见他单手反撑在车盖上,另一只手里夹着一根烟,  火星缭缭。

        她摸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  响了一声就被接通,  林琛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媳妇儿。”

        6心榆抿了抿唇,语气严肃,“林琛同学,你又在抽烟了?”

        林琛一愣,含糊地唔了一声,“你看得见?”

        6心榆忍不住朝天上翻了个白眼,“当我是瞎子呢?”

        林琛嗤地一笑,身体站直,走到旁边树下的垃圾桶前,将烟蒂捻灭了,扔了进去,说:“我扔了媳妇儿。”

        6心榆这才“嗯”了一声,说:“早点回去吧,我去洗澡了。”

        “嗯,晚安媳妇儿。”

        6心榆挂了电话,冲他笑了笑,然后将窗帘关上。

        林琛在楼下仰头望了会儿,随后也转身上了车,动引擎,开车离开了。

        回到家,打开房门,一屋子烟酒味儿,林琛眉头一蹙,视线往客厅一扫,就见徐明和杨皓坐在客厅地上,打游戏打得正嗨。

        “我日,你们俩咋还没走?!”林琛走进屋,看见啤酒瓶扔在地上东倒西歪,抬脚踢了一下,“还把老子家里搞得这么乌烟瘴气。”

        徐明嘿嘿一笑,眼睛却是直盯着游戏机的,说:“等你回来啊,放心,一会儿给你收拾干净。”

        “收拾不干净提头来见。”

        徐明:“喳!”

        林琛忍不住笑了声,走过去踢了徐明一脚,“你们俩小点声,老子要看书了。”

        徐明这下倒是愣了,抬起头来,“都这会儿了,还看书啊?”

        林琛淡淡应了一声,往卧室走。

        卧室门关上,徐明停下手里的游戏,捣了旁边的杨皓一下,“你说,琛哥咋这么认真?”

        杨皓倒是个心如明镜的,说:“废话,人家6医生身边全是精英,琛哥一普通大学生,还能没点危机感?”

        徐明恍然,“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难怪他今天看见6医生和那男医生坐在一块儿上电视的时候,情绪有点不正常。啧,看不出来啊,咱们琛哥还挺敏感。”

        ……

        江易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打开家门,满屋子里都是熟悉的中药味儿。即便自己是医生,这呛人的苦味儿也叫人有些难受。

        江妈妈正在熬药,听见开门的声音从厨房走出来,一张五官漂亮的脸,脸色却很苍白,不过神色却温柔,脸上带着笑,“回来了,我刚刚看了你和心榆做的节目。”

        江易“嗯”了一声,换鞋进屋,扶着母亲往沙前走,“您在熬药吗?”

        “是啊,味道难闻吧。”

        “以后在医院代煎吧,煎好了我给您带回家。”

        江妈妈忙摇头,说:“医院煎的没有自己熬的好。”

        江易目光深深地看着母亲,看着她苍白的脸,看着她双鬓间的白,喉咙微微紧,嗓音有些低哑,“您最近感觉好些了吗?”

        江妈妈笑了笑,“好多了,你拿回来那些药我都按时吃了。”

        江易嗯了一声,说:“过两天去趟医院,我再给您检查一下吧。”

        江妈妈嘴角牵起一丝苦涩的笑意,癌症晚期,还有什么好检查的。

        她拉着儿子的手,笑着问:“你和心榆怎么样了?妈没有别的愿望,就想在走之前能看着你结婚。”

        江易微拧了下眉,说:“妈,我把6心榆当妹妹。”

        “胡说,你们俩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小时候心榆老跟着你后头跑,我都瞧在眼里呢。”

        江易有点头疼,按了下眉心,耐着性子说:“妈,6心榆已经有男朋友了,这事儿您就别操心了。”

        “什么?”江妈妈一脸震惊,“心榆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我怎么不知道?”

        江易难得地笑了下,“小丫头长大了不得交男朋友么。”他拍了拍母亲的手,说:“您未来儿媳妇还在路上呢,所以您老人家得好好保重身体,等我把她给您带回来。”

        江妈妈几年前诊断出胃癌,江易想给母亲治病,这些年潜心医学,又去国外深造学习,哪里有心思考虑男女之事。

        这半年江妈妈身体情况又恶化了,已经放弃了治病的念头,就想在活着的时候能早点看到儿子结婚生子,这才催着儿子回来,一门心思想撮合儿子和6心榆。

        江妈妈对6心榆是喜欢得不得了,听了儿子的话一夜没睡,第二天就跑去找6妈妈打听。

        6林芸叹了口气,“那孩子有自己的眼光,她喜欢上了,我做母亲的总不能棒打鸳鸯。”

        江妈妈听得那叫一个遗憾,和6妈妈聊了一会儿,聊着聊着就从儿女婚事聊到了她们自己的过去。

        人到半百,就喜欢怀旧,想起以前的事情又是感慨又是唏嘘,这一聊就聊到快中午。

        江妈妈起身要告辞,6林芸忙拉住她,“别走了,家里现成的饭菜,就在这边吃好了,我就去喊心榆起床,让她下楼买瓶饮料上来。”

        顿了下,又问:“江易今天不上班吧?”

        “哎,他今天休息。”

        “那正好,江易回来这么久,咱们两家还没聚过,你去叫他过来,就在家里简单吃一顿吧。”

        “太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你快去喊江易,我去喊心榆。”6林芸说着,就往6心榆房间走去。

        6心榆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一觉睡到大中午,听说妈妈要喊江妈妈和江易过来吃饭,愣了愣,说:“可我和林琛约好了。”

        “那你让林琛也过来一起吃吧,江易回来这么久咱们还没聚过呢,就当给他接风洗尘。”6林芸说着,又拉了下6心榆的手,“你快起来,下去买一瓶大雪碧上来。”

        6心榆没精打采地“唔”了一声,妈妈走后,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给林琛了条语音:“林琛,我妈妈今天在家做饭呢,你过来吃吧,吃完饭我们再出去玩。”

        完信息将手机扔到一旁,拥着被子坐起来,又愣了一会儿,等瞌睡差不多醒了才终于掀开被子下床。

        ……

        林琛原本和6心榆约好了中午吃粤菜,下午找个凉快点的地方玩儿,晚上再去看电影。收到6心榆信息,心里还纳闷,丈母娘这是想请他吃饭?

        林琛原本以为丈母娘不喜欢他,结果丈母娘居然主动喊他吃饭,当然高兴。一收到信息,三分钟之内出门,去药店买了些保健品,然后高高兴兴地上门去了。

        然而林琛万万没想到,丈母娘喊他吃饭不过是句顺口话,真正要请的其实是江易。

        当他进门,看见6心榆和江易坐在沙上,6心榆手里拿着本很厚的书,和江易挨得很近,好像在讨论什么。

        江易时不时伸手在书上划一下,好像在指导她。

        林琛整个人都不好了。

        6林芸见愣在门口,笑了下,“愣着做什么,进来啊。”

        林琛这才回过神,急忙将礼物递上,“阿姨,这是给您买的。”

        6林芸笑着接过,“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快进来吧。”

        6心榆正向江易请教一点专业上面的知识,见林琛来了,朝他招了下手,“林琛,过来。”

        林琛微拧了下眉,朝着6心榆走过去。

        6心榆往旁边挪了一下,给林琛让出个位置来。

        林琛在6心榆身边坐下,正要说话,6心榆却先开口,“你等我下,我把这个问完。”

        说着又转头去问江易,“你刚刚说的这个问题……”

        6心榆和江易说的都是些医学方面的专业术语,林琛在边上听着,一句都听不懂,更插不上话。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头一次有点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不学医呢?

        6心榆和江易请教完已经是十分钟以后,江易去外面接电话,6心榆才终于放下手里的书,转头去拉林琛的手。

        林琛觑她一眼,脸色沉沉,“你还记得我?”

        6心榆弯眼一笑,“别生气,我这是工作相关嘛。”

        林琛不高兴地哼了一声。要不是工作相关,他早把媳妇儿拉走了。

        不过,他突然想到个问题,很严肃地问:“他经常到你们家来吃饭吗?”

        6心榆笑着戳了下林琛的脸,“想什么呢,没有。”

        林琛:“……”

        晚上,徐明和杨皓又来林琛家里打游戏,林琛在屋里看书,脑子里却全是6心榆和江易凑在一块儿讲专业知识的画面。

        他有点心烦,出去把徐明手里的游戏手柄抢了。

        徐明正杀着人呢,大叫一声,“卧槽!老子要死了!”

        林琛踢了踢他,“让个位置。”

        徐明心不甘情不愿地往边上挪了一点,“你倒是让我把这局打完啊。”

        林琛盘腿坐到地上,全神贯注地打游戏。

        徐明坐在边上看了一会儿,后来无聊,往沙上一躺,随口问:“你咋了?心情不好?”

        林琛没应,眼睛直直盯着电视屏幕,手里游戏手柄按得霹雳作响。

        一局游戏通关,林琛心里稍微舒服了点,扔了游戏手柄,起身坐到沙上,点了根烟抽。

        刚抽了两口,又想起6心榆不爱他抽烟的事儿,将烟蒂捻灭了,扔进烟灰缸。

        徐明和杨皓在边上看得一愣一愣。

        半晌,徐明凑到林琛跟前,小心翼翼问:“琛哥,你该不会是失恋了吧?”

        林琛一个手机就砸过去,“不咒我你会死?”

        徐明嘿嘿一笑,“我这不是开玩笑么。不过你跟6医生在一起之后,不是一直挺开心的么,今天是咋了?”

        林琛眼睛眯了眯,默了会儿,突然紧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后悔老子当年没学医!”

        “咋了?你还想和6医生夫妻同心,携手救死扶伤啊?”

        “我他妈倒是想。”

        “……”

        林琛把江易的事儿大概给说了一下。

        徐明一脸玄妙,“青梅竹马,同事,邻居,长得还人模人样,黄金单身汉,唔,难怪你危机感这么强。”

        杨皓摸摸下巴,总结性言:“那什么江医生,要真对6医生有想法的话……唔,说实话,琛哥你真有点不够打啊。”

        林琛一个眼刀扫过去,“放屁!”

        “呃……实话嘛,人家挺优秀的。而且你自己不也说了吗,6医生她妈妈好像更喜欢那个姓江的,两个人又是同事,又是邻居,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嗯……哦对了!近水楼台先得月!”

        林琛:“……”

        去他娘的近水楼台先得月,林琛本来就堵的心,在听见俩损友的话之后,顿时更堵了。

  /sougou/194/194407/374291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明仕亚洲官方网站。眀仕亚洲娱乐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