眀仕亚洲娱乐官网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 37.chapter037

37.chapter037

        订阅未满7o%,你已身处异世界,  需两天后才能回到现实

        鉴于五虎退还有小老虎的身体还在恢复期需要营养,  玲子这次去地窖的小库里找了一只鸡,还有一些药材混着一起炖了。

        当闻到药材和鸡肉散出的浓郁香味,  玲子有一瞬间失神,  脑海中某个记忆片段一闪而过,好像,她曾经也为了某个身体不好的人炖过这样的食物……那个人是谁呢?

        没等她细想,  旁边的小老虎闻到肉香,嗷呜嗷呜的叫了起来,玲子一回头就看到小老虎向着锅里垂涎欲滴的样子,顿时笑得不行,  刚刚的一丝愁绪也抛在了脑后。

        摸着小老虎毛茸茸的小脑袋,玲子笑着道,“好了,再等一会儿,  等下给你开小灶,不过鸡腿要留给你的主人。”

        嗯,  小孩子应该都喜欢吃鸡腿吧……

        小老虎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  反正就乖巧的像只奶猫似的不停蹭她,让玲子笑个不停。

        等玲子过去叫人吃饭的时候,五虎退刚洗了那被她嫌弃的衣服正在晾晒,  院子里的晾竿是她一早起来搭的,  对她来说刚合适,  对五虎退来说就有些高了。

        看着他垫着脚困难的去够,玲子无声低笑,走到他背后,将他手里的衣服轻轻一提便搭了上去。被吓了一跳的五虎退顿时一哆嗦,惊慌的后退,却刚好撞到她怀里。

        后背感受到柔软的触感,一股浓郁的草木清香冲进鼻腔,五虎退全身僵硬,脸上忽的升起一坨红云,迅蔓延至耳根。

        玲子低头只看到他毛茸茸的脑袋,下意识的伸手盖住揉了揉,柔声道,“先去吃饭,剩下的待会儿再做吧!”

        “啪”的一声响,五虎退捂着自己的头跳开几丈远,还差点把晾竿的衣服掀翻,脸红脖子粗的努力瞪她,“我,我不吃!”

        啧,又来了。

        玲子收回红的手背,意味深长的看他,“不吃也行啊……小老虎,来!”朝着地上的四只小老虎招了招手,四只小老虎立刻就抛弃主人走到了她脚边。

        “小虎!”五虎退焦急的喊,却又不敢上前,小老虎们奇怪的看他,然后又扭过头,亲昵的蹭着玲子的小腿,小姐姐身上好香,有肉肉的味道。

        “真乖,走,跟着姐姐去吃肉!”玲子微笑,一点也没有伪少女真阿姨占小老虎口头便宜的感觉,眯着眼回头看了五虎退一眼,吓得正欲冲过来的五虎退再次僵住,“不听话的话,嗯哼……”

        未完的话含着满满的威胁,五虎退脸上的粉色瞬间消失殆尽,看着她的背影,最终含着两泡泪一跺脚,追了上去。

        坐上餐桌,少年便将头埋进碗里,连看都不看桌上香喷喷的炖鸡一眼,玲子相信,若不是他良好的修养让他规矩的细嚼慢咽,恐怕一个囫囵吞枣把白饭刨了就能跑,只是那不断飘向盘里的视线出卖了他。

        果然还是小孩子啊!玲子暗笑。

        一个鸡腿放进他碗里,五虎退板着脸正要夹出去,却听到清悦的女声漫不经心的问,“我来的时候狐之助说这个本丸有79位付丧神,怎么现在只有你一个?”

        五虎退一愣,正要扔出去的鸡腿反手塞进嘴里……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嗯?是不知道还是不想回答?”

        五虎退抬头,紧张的握着筷子,瞪着眼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我、我不会告诉你的!”

        “……”玲子直视他,直把五虎退看得背后麻,才淡淡的“哦”了一声,将另一只鸡腿也夹到了他碗里,反正她总会知道的,看样子也不是处于什么危险之中。

        五虎退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轻易的就放弃追问,傻乎乎的盯着她不放,直到玲子敲了敲桌子,让他赶紧吃饭才回过神,复杂的再看了她一眼,端起碗闷闷的吃饭,等他反应过来,两只大鸡腿,以及小半个鸡都被他啃了,顿时脸涨得通红,一副羞愤的样子。

        玲子因为他别扭的小模样心底都快笑翻了,但是不想再刺激他,于是便又恶狠狠的把他赶出厨房让他继续去做事。

        五虎退站在厨房外,看到她照顾着五只小老虎消灭剩下的鸡,自己也没吃两口,腮帮子鼓了起来,心底忽然升起了一抹愧疚,但是很快又被他强压了下去,心绪不宁的往外走。

        整个下午,五虎退都在收拾屋子,不仅把玲子在的那间“老年人”的房间和自己原本的房间打理了出来,连其他房间也开始收拾,玲子则把被子拿出来晒,又把那间“床单屋”里的脏床单抱出来全洗了,到晚上吃饭的时候,五虎退已经累得眼皮打架,连和玲子顶嘴都做不到,玲子趁机给他碗里塞了一堆肉和菜,都被他无意识的吃了干净。

        然后等玲子照顾着小老虎开始吃饭,一回头就看到趴在桌上睡得轻轻打鼾的少年,手里拿着筷子,嘴角还残留着几颗饭粒。

        “呵……”

        所以嘛……想要作死的要么是闲的要么是吃饱了撑的,找点事做,累到没法想东想西自然就能消停了。

        不过……

        玲子看着少年即使睡着也皱起的眉头,叹了口气,毕竟还是个孩子……所以说,前任你做的什么孽哦……

        把小老虎们安顿好,玲子将少年手中的筷子轻轻抽出,又拿了纸巾帮他把嘴角擦干净,然后便直接将他拦腰抱起往房里走。精疲力尽的五虎退睡得完全不醒人事,像小老虎一样下意识的往她怀里拱,就这么被玲子抱回了房间。

        回的是玲子挑的那间“老年人”的房间,昨晚五虎退就是睡的这里,她不太放心让他一个人睡,怕他体弱晚上会烧什么的。

        大概是乱七八糟的思绪太多,五虎退今早起来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昨晚是和玲子一起睡的。

        白天晒过的被褥柔软蓬松,有着太阳的味道,五虎退一躺上去便下意识的蹭了蹭,舒服得谓叹了一声,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玲子爱怜的摸了摸他恢复光泽的白色碎,又拉上被子给他盖好,才悄声的退出房间,很快屋内只余下五虎退清浅的呼吸声。

        玲子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门外,过了好一会儿,纸门轻轻的打开,一把被红色与金色相间的华丽刀鞘遮住光华的太刀从并不宽敞的缝隙中挤了进来。

        太刀一进来,就直冲冲的向着屋内的床榻飘去,若是五虎退此时睁眼,一定能看到这奇怪的一幕——太刀伫立在半空中,刀身倾斜,似乎在打量熟睡的五虎退似的。

        “不要你……主上,不要抛下我们……”酣睡的五虎退出一声呓语,晶莹的泪滴顺着眼角滑下,白嫩嫩的脸颊惹人怜爱。

        伫立在半空中的太刀立刻朝着来时的方向飘走,忽然,屋内的油灯闪烁了两下,已经飘到大门的太刀一顿,转了一圈,朝向屋内右侧刀架的方向。

        刀架上的太刀轻颤了两下似在和门口的太刀交流,门口的太刀则不为所动,正在此时,门外传来脚步的声音,门口的太刀身形晃了晃立刻固执的往外飘,眼看就要离开,床榻上的五虎退再次出了呓语,让太刀顿在原地。

        “姐姐,对不起……对不起……”

        五虎退是前任审神者亲自锻出来的,他一向称前任审神者为“主上”,这个“姐姐”是谁,并不难猜。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刀架上的太刀轻颤,似有谁在劝说,门口的太刀伫立了片刻,飘往了刀架,在脚步声到达门口时,轻靠在刀架旁边的墙壁上,不动了。

        门口玲子看着微微隙开的大门,奇怪的想了下自己走之前是否没有把门关好,不过立马就被脚边撒娇的小老虎们转移了注意力。

        “嗷呜……”

        “嘘……”玲子竖起手指,小心的看向里面,见五虎退没被吵醒,才放心的蹲下身小声教育小老虎,“要小点声哦,不可以吵醒主人。”

        除去怀里那只受伤的小老虎,其余四只乖巧的挨个蹭了蹭她,便从她小声打开的门缝里钻了进去,走到五虎退的床榻上,小心翼翼的一人霸占一个地方,团吧团吧很快睡着了。

        玲子嘴角挂着笑,把受伤的小老虎放在五虎退枕头边上,又给五虎退掖了掖被子,看他睡得脸上红润润的,眼角却还挂着泪,玲子温柔的拭去那些晶莹,然后忍不住轻轻往他软绵的脸颊上戳了戳。

        “睡着的时候也很可爱啊……”

        「五虎退,是一个笑起来非常可爱的孩子。」

        这是狐之助那本绝密资料里附上的,由前任审神者亲笔为接任者写下的每一位付丧神的介绍。

        “希望能早日看到你的笑容。”

        一到院子,老虎们更加着急,快的往前跑,时不时的转头看她有没有跟上,喉咙里“嗷呜嗷呜”的声音似在催促她快一点跟上。

        老虎们径直奔入二楼一个房间,黑暗中,唯有玲子手中的油灯着微光,她顿了顿,有些犹豫,然而很快房间里面突然传出小老虎凄厉到可以说是惨叫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意外的玲子再顾不得什么,紧皱着眉头冲了进去。

  /sougou/193/193995/374291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明仕亚洲官方网站。眀仕亚洲娱乐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