眀仕亚洲娱乐官网 > 不死圣尊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路再走

第一百四十九章 路再走

        剑道两断开天辟地无人可挡,在撕碎了光明拳劲之后,带着依旧狰狞的力量硬撼炼天古阵,势如破竹的在其上方撕开了一个口子。&1t;/p>

        &1t;/p>

        圣皇色变,想要阻止的时候才现自己身体的空虚匮乏,刚才那一拳的消耗实在过大,短时间内无法再次出招。&1t;/p>

        &1t;/p>

        段天涯咬住舌尖,腥甜之气在口中扩散,精血在体内炸开,于微末处开辟出了新的力量,助他强提了一口元气,气势澎湃的朝着断口飞驰了过去。&1t;/p>

        &1t;/p>

        缺口近在眼前,只需要往前踏出一步就可以摆脱大阵的笼罩,到时候,段天涯则如同神龙归海,猛虎还乡,放手施为之下绝对可以斩杀圣皇,为这横跨千年的生死迷局画上句号。&1t;/p>

        &1t;/p>

        在此微妙时刻,一道身影陡然从天边而至,对着段天涯迎面撞了过去,虽然段天涯的体内同样空虚,但是那道身影仍然遭受到了重创,被一击而断,碎成了两截。&1t;/p>

        &1t;/p>

        虽然已经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但是,换来的只是阻止了段天涯一瞬的时间,战狂带着懵懂迷茫的眼神,如流星一般坠落在地面上,再也没了声息。&1t;/p>

        &1t;/p>

        “大事不好!”段天涯表情一窒,察觉到了有一股浩瀚威力从阵法中汹涌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弥补着那个狰狞的缺口。&1t;/p>

        &1t;/p>

        圣皇吐息,灵魂之力震颤,无数金色的光雨从他身体上逸散而出,最后与炼天古阵融为一体,激了大阵的威能。&1t;/p>

        &1t;/p>

        用自身的灵魂精华献祭,圣皇的灵魂影像变得虚幻了起来,本来一身强绝的气息变的萎靡下沉,境界之力飞的跌落。&1t;/p>

        &1t;/p>

        大阵旋转了,露出了狰狞可怖之相,为上古十大凶阵之一,炼天古阵号称可以炼化天地万物,任凭你手段通天,气概绝伦,只要落入此阵之中只有饮恨一途。&1t;/p>

        &1t;/p>

        “何以至此,如此消耗灵魂精华,难道就不怕得不偿失!”从天而降的岩浆如同一袭厚重的帘幕遮挡住了段天涯的面容,直到最后,就连他的声音也被隔断,被完全封锁在了炼天古阵的空间之中。&1t;/p>

        &1t;/p>

        圣皇冷眼旁观,当段天涯完全被岩浆掩埋的时候,他才自言自语的说道:“将你的意识炼化,夺魂碎魄,只留下躯体即可,我可以借此重生,再起波澜。”&1t;/p>

        &1t;/p>

        伴随着无声的叹息,圣皇脸色冷漠,天才陨落了,成为时间长河中一朵忧伤的浪花,从此之后,世间再无此人,让他如何惊才绝艳,也注定要被人淡忘。&1t;/p>

        &1t;/p>

        炼天炉一声鼎呜,金刚之声响彻魔宫,将段天涯掩埋之后,立在空中迎风就长,鼎口宽达百丈,几乎可以吞食天下万物。&1t;/p>

        &1t;/p>

        一个忽闪之间,对着岩浆柱当头照下,化为封魔的神帖,不让段天涯有任何翻身的余地。&1t;/p>

        &1t;/p>

        圣皇也不肯善罢甘休,立于虚空不断的画符捏诀,一道道玄奥的符文从他的指尖诞生出来,烙印在神鼎之上,合纵连横,将阵法牢牢固定,浑然自成一体,散着不可动摇的威势。&1t;/p>

        &1t;/p>

        “战局已定,你败了,年轻之力走向毁灭,看来如我这般的腐朽注定还要纵横一世!”&1t;/p>

        &1t;/p>

        被岩浆包裹,段天涯心沉神清,护体元气扩散,为他撑起了一丈天地,尽管岩浆灼热滚烫,也不能给他造成任何的影响。&1t;/p>

        &1t;/p>

        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段天涯深知,这些岩浆只是表象,有更深层的杀机尚未启动,炼天古阵的可怕远远不止如此。&1t;/p>

        &1t;/p>

        上古凶阵绝非浪得虚名,全力运转之下,就连真正的成神者都有被炼死的例子,只能化作黄土一抔,阴风几缕,一席荒冢埋骨,点缀着渗人的凄凉。&1t;/p>

        &1t;/p>

        虽然阵法尚未完全,又受到了圣皇的实力限制,但是段天涯依旧不敢小觑,置身于此阵中,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1t;/p>

        &1t;/p>

        段天涯果没猜错,在他眸光一闪的瞬间,无数鬼魂骤然出现在他的周身,飘荡在护体元力之中,出了迷人心智的低语,或狰狞或妩媚,动人心神。&1t;/p>

        &1t;/p>

        “这是已死之人的执念吗,还是炼天古阵本身的杀招?”段天涯谨守心神,仙台处绽放出了动人的玄光,柔和亮丽,不沾染一丝的灰尘,如仙如圣,脱不凡。&1t;/p>

        &1t;/p>

        他的心坚不可摧,几乎无法动摇,外魔根本没有可乘之机,只能围绕着他打转嘶吼,烦不胜烦。&1t;/p>

        &1t;/p>

        “区区小鬼,休要在阎王面前逞凶!”&1t;/p>

        &1t;/p>

        在这时,段天涯动了,不愿意再被动承受,心肺怦动,赤红与雪白的元力汹涌而出,在这一丈的方圆之内来回横扫,任其鬼魂无数,依旧被一扫而绝。&1t;/p>

        &1t;/p>

        五行之中,金主杀伐,火属阳刚,二者最克邪魅,对付这些小鬼如同弯腰拾芥举手投足。&1t;/p>

        &1t;/p>

        刚要闭目,一幅修罗场累却在段天涯脑海中一闪而过,虽然只得片刻,但是画面中的影像依旧摧毁了他的心防。&1t;/p>

        &1t;/p>

        雨在下,飞落的液滴中夹杂着赤红的颜色,段天涯端坐于雨幕之中,脚下伏尸百万,尸山骨海之下有河水在淌,已经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血水。&1t;/p>

        &1t;/p>

        处于尸山的顶峰,段天涯高处不胜寒,他几乎也成了一具尸体,呼吸是冷的,眼神是死的,就连心脏也逐渐的变成了石头。&1t;/p>

        &1t;/p>

        他的怀中同样有着一具尸休,冰容雪肌,倾国倾城,可是一切都无用,她已经不在了。&1t;/p>

        &1t;/p>

        “啊…”&1t;/p>

        &1t;/p>

        岩浆之中,段天涯嘶吼悲鸣,护体元气极其不稳,甚至几乎溃散,刚才的画面对他来说是最恐怖的噩梦,战绝天下,世间再无敌手,却失去了最为重要的人,他胸中充满了酸楚,不甘之情满溢,恨不得想要撕碎这天地。&1t;/p>

        &1t;/p>

        唇齿相和,晶莹的血珠沿着嘴唇流下,融入护体元气之中使其稳固了下来,段天涯恢复清明之事,心中的惊法无法言说。&1t;/p>

        &1t;/p>

        “炼天古阵,熔浆熬炼皮骨,邪魅斩杀神魂,双重攻势之下,天下少有人能够逃脱!”&1t;/p>

        &1t;/p>

        段天涯剧烈的喘息,虽然他能阻止外魔的入侵,但是心中的魔却无法抵御,铃铛罹难的那一幕被他牢牢的刻在心中,这种悲凉,即便事后想起都会觉得脊背冷,心神震荡。&1t;/p>

        &1t;/p>

        刚刚镇下了心头的心魔,就有一股眩晕感接踵而来,段天涯头脑剧痛,如被万斤重锤夯击一般,精神恍惚摇摆不定。&1t;/p>

        &1t;/p>

        “原来,我终究还是受到了折损,伤在了心魔的手中,炼天古阵果真是防不胜防!”&1t;/p>

        &1t;/p>

        “噗噗!”&1t;/p>

        &1t;/p>

        周围响起了异响,岩浆沸腾起来,涌现出了狂暴的炙热,可怕的高温透过元力的阻隔依旧来到了段天涯的近前,焚烧着他的身体,熬炼他的心神。&1t;/p>

        &1t;/p>

        他抗争,他不屈,不甘心成为凶阵之下的祭品,点缀它的威名,一张张地狱般的场景出现在他的脑海,化作万千钢刀,直接斩向他的灵魂。&1t;/p>

        &1t;/p>

        段天涯奋力抵抗,握拳呐喊,不断的暗示着自己那些全部都是假象,万万不可为之动摇心神,否则后果堪虞。&1t;/p>

        &1t;/p>

        铃铛凄美的面容在他的面前一遍一遍的闪过,最美的花朵在最艳丽的一刻凋零,将一生的光华凝炼在这一瞬间,美得惊心动魄,刻骨**,却如毒药一样蚀人心肝,催人断肠。&1t;/p>

        &1t;/p>

        段天涯的辛苦可想而知,相逢相守相离的过程成了死循环,不断的从欢乐的云霄骤然跌入毫无颜色的地狱,他的心都要碎了。&1t;/p>

        &1t;/p>

        但他奋力抗争,仍然不愿意屈服,随着幻境中的铃铛一同倒下,他总是满怀期待的走向前方,心中对自己百般叮咛,下一次,一定要抓紧了,再也不会放手!&1t;/p>

        &1t;/p>

        一剑削去了敌,最后一个敌人终于倒了下去,铃铛也是重蹈覆辙,又一次生机断绝的躺在他的怀中,用脸上凄美的笑容告诉他,她不悔!&1t;/p>

        &1t;/p>

        段天涯俯身,为其遮挡住了从天而落的雨滴,但是铃铛那苍白的容颜依旧被浸湿,他在哭泣,泪垂如雨,心如钢针扎刺一般刻骨疼痛。&1t;/p>

        &1t;/p>

        他依旧不曾倒下,目光暴闪,在尸山犁出了一片空地,这是一方净土,不曾沾染血污,段天涯决定将怀中的她葬在这里。&1t;/p>

        &1t;/p>

        路还在向前蔓延,根本没有尽头,可怕的煎熬不管出现了多少遍,都没有使这个男人伏倒在地,即便他的心已经伤痕累累。&1t;/p>

        &1t;/p>

        不知经历了几次轮回,段天涯似乎陷入了麻木,遇敌杀敌无敌,举世皆寂,放眼望去一片茫然,即便强大到通天彻地,却依旧无法拯救她的生命,似乎这所有的一切早已注定。&1t;/p>

        &1t;/p>

        心中的声音不断响起,让他放弃这段执着,坐拥无敌之力,世间何物可得手,为何非要追寻一个已死之人,一次又一次的舍弃无敌之身,经历了艰难万险又从头漫步,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1t;/p>

        &1t;/p>

        段天涯不理会,麻木是他的现状,追寻是他的本能,无敌是他的资本,她是他的一切!&1t;/p>

        &1t;/p>

        他拳压天地,掌碎万敌,几乎没人是他的一合之将,他无视了所有人的朝拜,一刻都不愿停歇,带着麻木的眼神,满是创伤的心往前方踏去,步伐坚定如初,走向了永无尽头的不归路!&1t;/p>

        &1t;/p>

        &1t;/p>

        &1t;/p>

  /sougou/191/191884/374282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明仕亚洲官方网站。眀仕亚洲娱乐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