眀仕亚洲娱乐官网 > 缘之空的美好物语 > 第六十九章 变质的日常

第六十九章 变质的日常

        1.

        悠最近陷入了一种很玄妙的状态。

        世人皆说,跨出来的第一步是最艰难的,这句话倒也经历过了几千年风风雨雨的验证,仿佛只要有一次破开了某种限制之后,限制就不在是限制了,后续的一切都仿佛水到渠成,在主观的意愿上浩浩荡荡地向前,沛然莫之能御。

        反正不管怎么说,是因为青春的萌也好,还是彷徨许久的心灵得到了润泽也罢,他和穹,似乎都迷恋上了那种,本不该生的事情。

        “悠,悠!”

        “啊,抱歉,走神了。”被穹连连的呼唤唤回了思绪的悠左右四顾,却没有在餐桌四周现妹妹的身影。

        “呃,穹?”突然间感受到了桌子下有些许的异动,低头一看才现带着围裙的少女正带着戏谑的眼神从自己的双腿之间打量着自己。

        “你在那里干嘛?”悠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你看起来很没有精神的样子······”少女眯着眼睛,用意味声长的语气说着,充满活力的声音透露出丝丝诡异的妩媚:“我想让悠打起精神来~”

        “喂,喂!”随着少女的手伸向腰带,窸窸窣窣之下,悠感受着自己开始松动的防线,下意识地惊呼道:“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反倒是少女满不在乎地反问道。

        “有什么不好的,因为,我们是兄妹啊,”悠迟疑了一下,说出了一个说服不了自己的理由:“兄妹这样果然还是很奇怪吧······”

        “有什么奇怪的,”穹赌气一般地加快了动作,迅破除了悠所有的防线:“我们是特别的······”

        “特,特别?”最敏感的地方感受到了穹呼过来的热气,突然受到刺激的悠出了让自己羞耻到死的惊呼,似乎想要转移注意力,就算是连说话都不连续的他,依旧断断续续地顺着穹的话题。

        “对啊,和一般的不同,很长的时间都是分开的,不了解对方却又深深吸引着彼此,深爱着对方,相互依恋着,相濡以沫着······”不知是不是因为羞涩,少女的脸看起来泛着粉色,语气也像是迷醉了一般。

        “但是······”悠没说完的话被突如其来的冲击堵回了喉咙,感受着敏感处传来的温热湿润,骤然的刺激感受让悠的大脑在一瞬间放空了,很多话没有经过大脑的深层思考就说了出来:“好,好厉害。”

        仿佛受到了鼓舞,少女的动作更激烈了。

        ······

        “完了,彻底迟到了。”经历了一个难以描述的上午,在走廊上奔走的悠懊恼地说道。

        “哼哼。”跟在身边的穹坏笑着小声嘀咕道:“还不是悠故意死撑着······”

        “我说你啊!”悠举起了拳头,露出了恼羞成怒的表情。

        “哈哈哈,”少女出银铃般的笑容,灵活地避开了悠的手,闪到了一边的教室门前:“回头见咯!”

        “喂!”悠注视着闪身消失在隔壁教室的少女,心里百味杂陈,只能出一句不知意味的,更像是丧气的叹息:“真是的······”

        2.

        尽管长尾老师正洋洋洒洒地在黑板上讲着古语中变动词的用法,但悠却在课堂上走神了。

        悠不可否认,相比以前的彷徨和孤单,现今自己的心情是轻松的,甚至还有些解脱的意味,但是这并不意味这少年可以就此安心了,相反,他每时每刻都有种提心吊胆的感觉,仿佛是穷人一夜暴富,却现自己的财产是偷窃而来的,在拥有的同时无时无刻不担心自己会失去这一切。

        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么?即使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无上幸福感,但少年的内心还是隐隐有些许的不安。让自己有些意外和心惊的是穹的变化,甚至在那私密的时候自己居然因为还心存芥蒂,而被大方得难以置信的穹牢牢掌握在手里,天知道那个冰清玉洁的少女是怎么学到那些,让自己羞耻到说不出话来却又欲罢不能的方法技巧的。

        恍若心虚一般,悠下意识地看了一线课桌下自己两腿之间,嗔魅的女声仿佛回荡在自己周围,悠的脸骤然变得通红,他知道,失去这种所谓的幸福,是可能的,毕竟这是不被世间所容的感情,只要这个秘密被其他人知晓,兄妹二人便会受到世俗狂风暴雨般的指责和声讨,不得不逃离两人赖以为生的小镇。

        想到这里悠便下意识畏惧地缩了缩脖子,但是却又难以舍弃现如今的这种关系,不仅是因为说到根本穹显得有些偏执的本质,还有自己也的的确确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和喜悦。

        “没关系的哦。”脑子里萦绕着穹如有魔力一样的声音:“因为我们是特别的。”

        “对,我们是特别的。”认命一般,被纠结耗尽精力的少年,将自己的鸵鸟头,埋进了秘密之中。

        “悠!”门口传来的甜美声音让悠吓了一跳,看到门口微笑着的穹,悠才恍然现自己神思恍惚之间已经度过了一个早上了。

        “哟,穹······你隔得太近了吧。”被扑上来的少女吓了一跳,感受着手臂处传来的柔软,悠连忙压下声音提醒到。

        “诶?有什么关系。”

        “关系什么的,被让别人看到的话······”

        “哼,”少女略带不满地放开了悠的手臂,然后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了一个便当盒,俏皮地问道:“那,一起吃午饭总可以了吧。”

        “······”看着少女兴冲冲的样子,悠的心里也感受到了暖意。

        自己是不是有些神经过敏了。

        这般想着,悠傻愣愣地被穹拉着走出了教室。

        3.

        有一个青年问一个老人,世界上谁最了解我?那老人大概会说是你的敌人;但如果老人反过来问一个年轻人这个问题,那年轻人的答案大概是:暗恋我的人。

        是的,悠自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的细节,却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

        “啊,天女目同学?!”一直看起来神思恍惚的班长,像被踩了尾巴一般大声惊呼道:“你,你在干嘛啊?”

        “唔呼。”瑛像一只得逞的猫一样,眯着眼闪烁着机灵的光:“呀,班长的腰好细好软的。”

        “不要这样的,好痒的!”班长忍住笑出声的欲望,用颤抖的声音抗议道。

        “切,瑛每次都自己偷偷得逞,真是狡猾。”亮平侧过头啐了一口。

        “貌似瑛会变成这样,中里前辈就是罪魁祸吧!”一叶用粉拳恨恨的敲击着亮平的后背,从出“砰砰”的声音还有亮平龇牙咧嘴的表情看来,平时文文静静的大小姐而似乎并没有手下留情。

        “吃饭的时候,还是不要大闹比较好哦。”看着逐渐吵闹起来的氛围,作为大姐姐的奈绪苦笑着劝导着大家。

        “但是,还不是因为班长看起来心情不好。”手上停止作怪的瑛轻轻抱住班长的后背,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吃不下饭的,对身体不哦。”

        看着班长几乎没有动的便当,大家才想起她最近一直是魂不守舍的。

        “怎么了么?班长?”出于关心,我代大家说出了他们心中所想。

        “不,也没什么事。”少女稍微有些迟疑,但是明显装不下什么心事的单纯少女还是对大家说出了自己所想:“只是,上次小穹生病了以后,感觉春日野同学就有些······怪怪的。”

        的确,一众小伙伴一起吃午餐时,少了两兄妹,气氛便显得有些冷清。

        “怪怪的?唔,如果从气色上来看,似乎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而且小穹的病应该已经彻底好了吧,今天体育课上我还因为她的积极有些惊讶呢。”一叶对于班长的说法有些不敢置信,井井有条地分析着。

        然而,尽管少女的说法都那么的无懈可击,但奇怪的是周围的人的表情却没有轻松下来。

        “究竟是什么方面有些怪怪的呢?”亮平对这种疑神疑鬼的东西似乎没什么兴趣,只有不在状态内的提问,然而大家都沉默着,一叶和我没有现什么异常,瑛只是静静地笑着,但是奈绪和班长的表情却肉眼可见地黯淡了下来。

        “我,我吃好了。”班长似乎不想深究这个话题,合上便当盒子后离开了。

        大家互相对视了一眼,却没有继续探究的欲望,纷纷岔开话题聊起别的事情了。

        但这种捉迷藏一般的气氛让我的内心有些不太舒服。

        ······

        4.

        “八寻小姐,打扰了。”嘴上说着客气的话,但是我却没有任何等待的意思,直接脱了鞋子走进了八寻小姐的小店里。

        “我说你啊,”以为是客人光顾的八寻小姐看到这一幕眼角不由得挑了挑,随后用很不耐烦的语气说道:“今天又不是周五,这样来真的给我添了不少麻烦诶!”

        用不到的时候就表现的这么不耐烦,真是冷淡啊。

        “我也会稍微在我的无聊的时候也会来打扰一下的。”

        “真是的,你怎么不找一个社团呢,每天下课了以后就不用无聊了。”

        “社团里的事比起您这里更没趣一点吧。”

        八寻小姐盯着那双茶色的眸子,和瑛一模一样的认真的表情,就算是说了欠揍的话都反而让人生不起气来。

        “如果只是来找小鬼的无聊集会基地的话还是滚回自己的豪华房子里去吧。”

        “嘛,也别这么说么。”我也识相地微微笑道,翻了翻自己夹在手臂里内侧的书,从里面拿出一个不薄的信封。

        “这是这个星期说好的。”

        刚才还显得有些不耐烦的八寻小姐突然变得有些沉默,挠了挠自己脑后的碎,用力之大,连带着扎起来的精干马尾也随之摇晃起来。

        “怎么了么?”

        “······”八寻小姐没有回答我,只是从一旁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信封,用有些迟疑的语气说道:“这是上个星期的。”

        “呃,怎么还剩下这么多?”我有些诧异地看着上个星期我同样如此交给八寻小姐的信封,放在里面的纸币还剩下近乎大半。

        “从上个星期开始,春日野就没来过了,”八寻小姐坐在我的旁边,托着自己的腮,音模糊不清地说道:“只有亮平那家伙来了几次,那家伙虽然看上去挺不正经的,不过确实帮了大忙了。”

        “那会不会是遇上了什么事?比如突然一周很慢什么的?”

        “我也问过亮平关于那小鬼的事情,只是说他最近都以‘要照顾身体还不太好的妹妹’为理由早早地回家了,虽然看不出遇到什么麻烦不过却笑得像个傻子一样。”

        “也许······”

        “虽然你很想帮你的邻居,好吧,实际上我也是被你硬拉来管这闲事的,但是这客观上却和你并没什么关系,”八寻小姐打断了我的话,然后用很认真的表情说道:“其实你不用帮他想什么理由,这个工作有多简单你我都明白,我们都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但是我并不想去操心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除了昨天熬夜修照片意外我还要照看一整天的铺子!”

        “所以你这个爱管闲事的慈善少爷可以自己回家去搞清楚状况而不是来我这里天马行空的想象好么?”

        就这样,我就被扫出门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笑着笑着摇了摇头,八寻小姐关心人的方式还是那么的不坦率。

        但是,午餐时那诡异的氛围突兀地涌入脑海,最近看起来明明一切都很顺心的两兄妹,到底会遇上什么事情呢?

        抽个时间拜访一下春日野家吧。

  /sougou/178/178195/374294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明仕亚洲官方网站。眀仕亚洲娱乐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